Category: 随笔

从寝室去实验室,途径一条小道。道旁有多颗叫不出名字的树,这个季节,树上开满了花。我不懂花,自然叫不上它们的名字。只觉得那是一种美丽柔和的颜色,让你耳目清爽,心情愉悦。 路人途经此地,便争相拍照,平日里稍显冷清的小路瞬间热闹了许多。路人冲镜头微笑,而我也会冲路人一笑,无形间花已将我们拉近了。 途经那个花香最浓的拐角,我总 阅读全文

刚才吃晚饭回实验室的路上,途径建筑馆。看一老太太遛狗,狗狗长得很可爱。迎面过来一哥们问那老人:“这狗叫什么名字啊”。老太太回一句:“科比,打篮球的科比”。我和路过一对情侣对目相望,瞬间笑喷了。 2013.05.11 阅读全文

前几天到ZJ空间,不经意看到她最好的朋友给她留言,在恭喜她遇到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。我还暗自欣喜,觉得那个人应该是我,不可能这么巧同一个时间段有多个人关心她。觉得自己有希望了,第一时间告给了龙哥,激动到竟尴尬的把内容错发到ZJ的QQ。 昨天我说要去看她,可ZJ问我如果她有男朋友了,我还愿意跟她做朋友吗,我不假思索回答了 阅读全文

你们还正值最美丽的青春年华, 正如笔尖流动的此刻,不知不觉,它正书写着美妙,悄无声息的绽放着。 时间飞火流弦,全然不知间将此刻发生的一切轻描淡写。就是这样的平平淡淡,待到某天,回过头却是轰轰烈烈。恰当时,莫感伤,时间沙漏滴下的每一刻伴随的点滴生活、喜怒哀乐,都将成为青春过后最美的珍藏。 写给ZJ的人人留言 2013.0 阅读全文

刚才无意中登微博看到一则噩耗,我们当年的辅导员,赵老师不幸得了肾衰竭。 感叹命运无情,悲痛欲绝,学生还在贷款读书,只能尽己所能汇去500元,献出一点绵薄之力。 只盼赵老师换肾成功,定要活着归来。 他是我们大学的辅导员,虽四年没有太多交流。给我的印象是那种爱开玩笑,嘻嘻哈哈,热爱生活但不追求事业,知足常乐的那种人。 四年 阅读全文

我们改变不了大千世界,但可以改变方寸土地,只要每个人从我做起光明磊落,一身正气,明规则便会星火燎原,潜规则便会无地自容。 2013.03.21 阅读全文

1 8 9 10 11 12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