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随笔

我是一个活在自己构筑的梦里的人,在现实中是个极度的孤独者。虽然被现实打败过多次,但仍旧想坚持内心的想法。就像楚门的世界,我有时会怀疑人是否真正能掌控自己的生活,还是被外力左右着不自知罢了。所以在有些事情上,我只能让某些判断更接近内心一点。因为找不出更好的方法判别它是否更接近真我。遇见你很难得的,但问题出在了我这边。我静 阅读全文

今日阳光充沛,时而有风刮起,在理工大学转悠,在靠近草地的一处台阶坐下。对面不远处是一处教学馆,在门前有许多同学支着三脚架,在测量着什么。不经意注意到一位身着白色裙子的女生,双腿修长,长相精致,手拿一本子,游走于支三脚架的同学之间,报告参数并作记录。有意思的是,女生身后有一男生为她打着遮阳伞,跟随步伐,来来去去。草地有几 阅读全文

每个人是极其独立的个体,很多事情是非常主观的,你说它重要它就重要,你说它不重要它便不重要,你说它有意义它就有意义,你说它没意义也就瞬间没意义了。人与人的共同理解是极少的,即便语言这种描述媒介表达出来甚是相同,仔细去看却有天壤之别。人多数以为的认同感都是一厢情愿的,我们都活在各自的世界里,去完成自己的人生使命,只是在彼此 阅读全文

从时间长河来看,每个人都是沧海一粟,每个人的旅程也都是白驹过溪。作家,作为这其中的极少数,不一定是这些人中最敏感,情感或经历最丰富的,却是这当中难得的放弃沉默的记录者。不管是刻画内心独特的波澜,还是描绘时代的声音,都是当中少有的留下印记的人,这也是作家对于时间和时代的意义。于作家自身,也在记录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己人生的意 阅读全文

某天,翻开了几年前使用过的旧手机。 翻看当年的条条短信息,惊讶当时出现过的那些人,发生的那些事,不仔细回想,竟像从没有发生过一样。 那时让我心跳加速的话语,竟可以平心静气的读出来。 那些让我欣喜,让我烦恼的人与事,不知何时已从自己的生活中流走了。 世事交替,人物变换。 我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以至于对那些事物的离开没有察 阅读全文

那是去年的事情了。 秋天的北京依然很闷热。 我是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向H提出爬山邀请的,原以为她怕晒会拒绝我,没想到她竟爽快的答应了。 我们约好在一个地铁口会面。 那是我与她的第一次见面,虽然之前已在通信工具上聊过许多次了。 她比我先到达了相约地点。 出站,只见一个长发女孩望向这边。我径直走向她,简单几句开场白过后,她已 阅读全文

1 2 3 4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