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水流年

那是去年的事情了。

秋天的北京依然很闷热。

我是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向H提出爬山邀请的,原以为她怕晒会拒绝我,没想到她竟爽快的答应了。

我们约好在一个地铁口会面。

那是我与她的第一次见面,虽然之前已在通信工具上聊过许多次了。

她比我先到达了相约地点。

出站,只见一个长发女孩望向这边。我径直走向她,简单几句开场白过后,她已像多年的老友一样开始大大咧咧跟我交谈了。

她身材修长,个子与我齐眉。一身运动装扮,边走边笑着说着。

“今天早上,出门的时候,她们还说要下雨,劝我别出来呢”。

“是啊,我查了天气预报是雨天,没想到现在一扫阴霾,晴空万里,感谢天公作美”。

走到换乘的公交,她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,我并排坐在与她相邻的位子。

“去年和家人去过一次泰国,那里的海好干净,建议你有机会也去看看”。

“嗯”。

她述说着那次旅行的种种趣事,我边安静的听着,边近距离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。

她眼睛大大的,深黑与亮白界限明晰,干净透明,我惊叹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颜色。

下了车,我们沿着崎岖的上坡路走了个把小时,靠近一处果园稍作停歇。我递出一张湿巾纸,我们擦擦汗,吃着早上带来的小番茄。

“没想到你还挺有心的,这个时候还真想吃点水果”,她说。

“是的,我时常上山,钟爱带些小水果”。

“从这里往下看,这一会的功夫,我们没少走呢”。

我望向她指的方向,只见那走过的路已被片片云朵淹没了。

初秋登高,愈往上,愈神清气爽。

山路两旁高大的树木,枝叶交错,阳光绕过层层缝隙,洒在岩石上,土地上,斑斑驳驳。

她手指轻轻拿着那绿中开始泛黄的叶子,安静的看着,又不舍得摘下来。

“我好喜欢这些不起眼的小叶子”,她说。

“我也是,那茎条与绿色之间流过了几多岁月”。

她走在我的前面。

路边开着颜色鲜亮的小花朵,小秋菊与野玫瑰居多。

“快看,这一朵好优秀”。

优秀?我初次听到这样的形容词,但瞬间又觉得恰到好处。

到达山顶,我们吃了热水泡面,她说此时此刻能吃一碗泡面竟然如此满足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几乎同时望向那一处的云朵。

“你觉得它像什么?”,她问。

“一个微笑的女子”。

“嗯”

她蜷缩着双腿,端坐在一个石头上,望着远处的风景,若有所思。我欣赏着旁边的狗尾巴草,趁不注意,偷偷拍了一张她的背影。

(后来有一天,她给我发来一张照片,我很惊讶,就是那时候,她也悄悄拍了一张我的照片)

下山,是一段略有斜坡的公路,我们要沿着这条路走两个多小时,到临近的村子坐回市里的公交。

她在前面轻快的走着跳着,活像一个随风舞动的天使。

我们边走边欣赏那两旁的花。

远远的就听见了她的呼喊声。

我走过去,只见她真像得了什么至宝。蹲在那里,双手看护着发现的“新物种”,像在守护一个刚出世的生灵,生怕一下子被风吹散了。

我又看见了那清澈的眸子,像山顶泻下的清泉,这一刻时间被风住了。

那是一颗洁白无瑕的蒲公英,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一个完美的圆。大自然匠心独具,最简单的颜色竟可生长的如此生动。

自然总是悄然间将相似的灵魂互相吸引,那是一个动人的生灵与清澈的少女在对话,我安静的看着,生怕打扰了她们。

我们坐上回城的公交,穿过一段又一段盘山路,她没说几句话就靠着座位睡着了。

我嗅到那长发飘散着阵阵清爽的香气。倾了倾身子,好想某时她的头能停落在我的肩膀上。

东胜

2017.02.06

若我的文章对您有帮助,欢迎小额打赏,以支持我更好的写作,Thanks!
微信支付宝